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丰城人民医院 >> 科普天地 >> 科普知识 >> 正文

【心理课堂】喂奶与空心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7-9 16:56:32  浏览量:

《妈妈的心灵课》里温尼科特描述了一个婴儿被奶瓶喂养的经历

“养育机构里的这个宝宝到了喂奶时间了,但宝宝此时几乎自己也不知道在期待什么。我们试想这个宝宝对奶瓶和人都还一无所知,只是刚刚开始准备去相信,有什么能令人满足的东西可能会出现。接着,护士来了,找东西稍微撑起宝宝靠在小床里,然后用枕头垫住奶瓶,并靠近宝宝的嘴巴。护士把奶嘴塞进宝宝的嘴里,稍等了一会儿,就转身离开,去照顾其他哭闹的宝宝了。一开始,一切可能进展得相当顺利,因为饥饿的宝宝被奶嘴一刺激就开始吸吮,然后奶水就来了,这感觉很好;但是,这个东西一直在,一直杵在嘴里,让宝宝憋得透不过气来,很快,这就对宝宝的生存构成了某种巨大的威胁。宝宝吓得开始哭闹和挣扎了,终于把奶瓶弄掉了,这下宝宝松了口气,但也只能是一小会儿,因为紧接着宝宝还想再次吃到奶,乐这一次奶瓶没有出现,宝宝只得又哭叫起来。过上一会儿,护士才能回来,重新把奶瓶放进宝宝嘴里,但这一回,尽管在我们看来奶瓶还是那个奶瓶,可是对宝宝而言,它就变成了一个坏东西,一个极其危险的坏东西。这个过程和体验一次又一次,一天又一天地重复下去。

这段话初看时平实无奇,只是细致入微地描述了一个护士给婴儿喂奶的过程。但是仔细想想,就会发现,这个过程里,已然蕴含了我们今后许多重要体验的萌芽。

如果我们能够对这个过程理解地多一点,那么也许我们对自己、对孩子,都会更了解和更从容一些。

莫名的期待或烦躁——一些不可言说的感受

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但我常常听到身边的朋友和来访者们告诉我,他们在事情还未发生、还不了解自己将会迎接怎样的经历时,心里总会有某种隐约的、难以言说的感觉,仿佛某种性质不定的期许或担忧。如同婴儿本能地似乎想等待着什么——他还没有奶水的概念,没有奶瓶或者饿的概念,然而身体已经提前感受到了他的状态,这种状态是没有经过语言定性的,只是一种“自己也不知道期待着什么”的感觉。

所以我们到以后,也常常会遇到这种状况。有时候我们感到自己莫名地烦躁,我们说不清楚为什么,也许直到一段时间之后,随着事情自然而然地发展,回过头去才会了然道,哦,原来我当时是因为心里感觉到了自卑和失败,所以才烦躁的。而在当时,你无论如何却无法用语言把它说清楚,因为我们的内心在那时还没有真的发展出对应的概念,以至于我们无法使用语言这个工具来命名自己的感受。

比方说,我们很常见的,有的孩子到了初高中,会有一段莫名烦躁的时期,家长们包括孩子自己都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他们会烦躁,好像明明看起来三言两语就可以理顺的事情,到了他们那里却无比纠结。这时候很多家长会无奈地下个结论说“青春期到了,没办法”。孩子们有的对此很抗拒,觉得家长只是很粗略地给自己贴标签,丝毫不理解自己的感受,有的也是顺从地认可,自嘲说,可能我就是青春期到了吧。

无论承认与否,这烦躁感都无法消失,这是因为,此时的语言对于孩子的烦躁而言,是不贴切的。

孩子们处于“无法言说的焦躁”里,他们无法从感受上去理解自己发生了什么。这一方面是因为青春期生理与心理都处在发育的加速期,我们说此时的孩子“心思百转”也不为过。

那些一秒内已经几经转换的心情,简短的一个词汇怎么能概述呢?所以比较好的办法是,允许他花时间去体验,去思考,去把那些在短时间内折叠起来的心情重新铺平

家长们往往会受孩子焦急心情的影响,希望问题表现快点消失,而这种急切,又往往阻碍了真正的问题解决。这就好比说,婴儿到了要吃奶的时候有了一个不知道什么的期待,那么,自然地去喂奶并且顺其自然地关照他吃奶的状况,就足以使他明白自己的期待就是吃奶,而如果这个时候,我们不是喂奶,而是先阻止他哭闹,那只怕是无法真的使他停止哭闹的,而且更进一步,婴儿会无法理解自己刚才经历的感受,无法理解自己的期待是什么,那种不可名状的东西,就会一直停在他的心里。而且他无法命名,无法跟别人说,他只有不断地在每一次要吃奶的时候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这种莫名的感受,也许直到某天他被正确地喂养了,才能停止。

而切换到青春期的大孩子身上,他也无法言说自己一闪而逝的感觉,他感到自己解释不清楚,可是又不是父母“递过来的奶瓶”,不是父母所理解的那样(有时即使是父母理解的样子,但是因为父母理解地太快,孩子还在经历过程,父母已然提供了结论,孩子也是无法感到爸爸妈妈说法贴切的,他依然是不被理解的感觉),那么他将又多一层百口莫辩的烦躁。

因此,帮助孩子——无论是婴儿还是大孩子——缓解其焦虑的办法就是平和接纳的耐心态度。允许他按照自己的节奏去探索,允许自己和他一起待在一种不可名状的难受与焦虑中,然后提供我们更成熟的那部分心智给他,协助他,而不是代替他,去探索这个阶段他发生的事情。

瞧,一个小小的期待,已经有这样多的延伸,“婴儿是成人之父”,此话当不虚也。

吮吸奶瓶吃奶与咀嚼乳房吃奶——一些品格的养成

奶瓶喂养和母乳喂养的一个区别是,奶瓶喂养是通过婴儿吮吸奶嘴来吃奶,而母乳喂养则是婴儿咀嚼乳房来获得乳汁。别看这只是一个细微的差异,里面的心理意涵却有很大不同。

首先,吮吸不是一个发育牙齿的动作,它的作用力在嘴唇,而不是牙床,所以对于小baby来说,吮吸奶瓶并不有利于他发展出咀嚼食物的力量。

我们知道,咀嚼,意味着食物在口腔内留存,再依靠自己的力量去磨碎和消化。这将延伸出孩子身上一种“有能力自我控制”与“有能力消化某物”的感觉。

孩子后续能够将一些事情“hold”住,放在自己内部,通过“咀嚼”,琢磨,最终化大为小去消化,这种能力的发展,从喂养经历开始,他就获得了一个原型。

奶瓶喂养的孩子胃部很容易撑大,容易吃更多奶,这是因为大人为了防止婴儿吃不到奶,通常会将奶瓶上的洞弄成一个比较易于获得奶水的大小,孩子省去了咀嚼的用力,便可以获得奶水,这也将成为他的一个经验上的原型——我好像可以一下子获得很多东西。

这种经验,一方面会给孩子一些“充盈感”,另一方面,可能也夸大了孩子的自恋,或者模糊了孩子与真实世界的边界。因为在婴儿心里,奶水都是自己创造来的,而不是因为有人帮自己去除了更多阻碍,小婴儿对于自己看不见的付出,是无法感同身受体会其中艰难的。

这样的模式也很常见。我们常常看到很多年轻人是无法忍受创业艰辛的,他们渴望一夜暴富,他们很容易抱怨,如果我不是没有XX条件,我就一定可以像XXX那样成功。我们也常常听到父母无可奈何地对着孩子说,等你长大了,就知道爸妈这么做是为了你好。但是孩子在当下那个时候,往往是不领情的。

父母无法使得孩子对于他们默默的付出感同身受,而能够让孩子按照他们预期的那样去发展。如同一个孩子无法在有轻易可获得奶瓶里的奶水的情况下,还愿意花力气去咀嚼乳房。

我们不能因此断言奶瓶喂养必然差于母乳喂养,而是想强调,每一种看起来不起眼的细节,都对一个人整体的人格发展构成了自己细微的影响。一个人各种能力与品格的培养,也正是在这样的细枝末节中一点一滴地积累形成。

过快过易的满足,可能会对孩子延迟满足的能力以及坚毅与耐力的培养造成阻碍。但这不是说,我们要人为地去增加婴儿或者孩子达成目标的难度,而是我们需要葆有自己心智化的能力,能够去理解孩子的感受与境遇,去了解他处在他的环境中,真正的需求是什么。只有了解,才能恰当地引导孩子,培养他们的品质。

“这个东西一直在,一直杵在嘴里”——不恰当的养育给孩子带来的伤害

我常常想要做这个比方,健康的亲子关系,应该是有一段平行线,再有一段交集,有节奏地配合延伸的关系,而僵化的亲子关系,似乎永远只能是两条平行线。

这种情况令人唏嘘——我们都知道我们彼此关切,但是我们彼此都不知道对方需要什么,或者彼此都给不出/不愿意给出对方需要的东西,你只是给了我你以为我想要的。

很绕口是吗?可是很多亲子关系和亲密关系就是止步于此。

如同婴儿被喂养,原本应该是妈妈和孩子之间有节奏有共鸣有配合的身心映照的过程,可是处于种种原因,乳房或者奶瓶,变成了一个“一直在,一直杵在嘴里”的东西,此时它失去了情感联结的功能,它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喂养工具。

婴儿无法掌控它,它对婴儿的需要也没有回应。它看似在满足着婴儿,可是它事实上只是存在在那里而已。它给婴儿的满足,看起来更像是一种巧合。

家长们能够明白这种感受吗?当一个孩子被喂养着,他是如此需要一些东西,需要生理(物质)与心理的回应和满足,他确实看起来的确也获得了一个东西,但是他尝试来使用它时,发现这个东西完全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他无法真正地使用这个“客体”。婴儿此时的感觉是迷茫的,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大一些的孩子,对此除了迷茫之外,还会有许多愤怒、委屈、别扭和不可名状的感受,甚至羞耻。

为什么会有羞耻呢?

因为“我明明给了你那么多东西,你还想要什么?!”这是孩子的羞耻与愤怒的源头。

他被迫接受了很多东西,在他还没有辨别力的时候。然而当他有了分辨的力量,当他开始拒绝他不需要的东西,而想要获得一些他真正需要的东西时,他往往会得到这样的回应,又或者,他害怕自己会听到这样的回应——他要为自己曾经的接受而负责,并且要为此感到羞耻。

很多孩子会把需要憋在心里,因为他们“怕麻烦别人”,怕“不会有回应”,怕“会挨骂,更怕“说自己白眼狼,很无耻,很贪婪”。

他在一段时期内接受了一些他并不需要的东西,他到以后才有了觉悟,可是他要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代价。这是很常见的一个孩子的委屈。

所以父母们一定要了解,你们的涵容,不是在于纵容孩子的欲望,而是在于,不要把不属于他的责任和负担,给他去承受。而如果爸爸妈妈足够清楚,就也会自然地分辨出,哪些是必然需要孩子勇敢去承受的。

四、原本以为会自由,却原来是空虚

小婴儿挣扎着把奶瓶吐出了嘴巴,他好像终于有能力拒绝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了。那一瞬间他获得了巨大的快乐,可是随之而来的,是他下一次的饥饿,是他对奶水的渴望,可是,他够不到奶嘴了,他感觉自己失去了它。

这个模式是否也是熟悉无比?我们这个时代流行的空心病,无数的孩子渴望着离家出走,去外地读书、工作,梦想着离开了父母之后一切都自由了。可是随后却发现自己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在外漂泊,居然不是自由的喜悦,而是充斥着空虚和人生的无意义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拼搏,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在意什么,好像很多事情都可以做,应该做,可是却什么都不想做。想到回家,却又想起那种和父母纠结的关系,心里想着,还不如在外面。

人生就这样如同一次次吐出奶嘴,又一次次饿了却找不见它。我们有个流行的词来形容它,叫“空心病”。

空心病,空在情。

在漫长的亲子联结的过程里,父母给了吃穿用度,关注了学习成绩和各种才艺,可是没有关注“人”。很多孩子都总是忍不住在心里发问,“爸爸妈妈在乎的究竟是我是他们的孩子,我这个名字所代表的身份,还是真的在意我这个人呢?”

这在以往可谓是无病呻吟的疑问,可是如今,却成了孩子的核心困扰。

物质已不再匮乏的我们,由衷地开始从内心寻找自己扎根的地方——与父母的血脉传承,家族家风,精神的照见和延续。

孩子只有在父母眼中看见了自己,他才能凝聚出核心的自体感,才能从内在确认自己存在。否则,他会感觉自己的内心空空的,他不知道自己除了这具躯壳所代表的各种社会关系外,他还能是谁。如同一个找不见乳房的婴儿,他无法确认自己的存在。

所以,人生是一个多么简单而又复杂的事情!一个人的形成,它需要那么多点点滴滴的看见与被看见,从身体到精神,从乳汁到心灵,我不知道该如何建议你们开始这人生的旅程,也许就如同温尼科特所说的,带孩子去一点一滴地认识这个世界吧!(心理咨询室 熊丹成)

地址:丰城市新城区紫云南大道533号;邮编:331100;联系电话:0795-6600001
备案号:赣ICP备14006283号 Copyright©2012;未经授权请勿转载